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 正文

画院动态|国内动态|国际动态|拍讯展讯

云南艺术家7年时间山中造空屋只为放置心灵来源:春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6-02-26 16:00:22  浏览:  发布人:Thatcher

藏于山野的柏涛塔综合体

一间可以临水远眺、遥望山色湖光的玻璃钢架房子,以及背后巨大石墙里隐藏的塔形空间,一间以当地石头垒成形似窑洞的廊房,周边有近百亩樱花……

这里没有床、没有家居用品,不住人。

在艺术界,它被称作“艺术综合体”。在网上,它被网友评为“有着惊世骇俗、惊心动魄之美”。

它坐落在罗平县郊野的白腊山上。它的主人是云南艺术家彭涛。这惊为天人的建筑里,住着彭涛的“心”。

有人说,彭涛用7年时间造空屋,这本身做的就是无用之事。也有网友感叹,能有这样少年意气的人,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那晚,我们穿越乱石,点亮蜡烛,在玻璃空间盘膝而坐,远山如黛,空灵音乐在黑夜弥漫。当攀爬上巨石,下到石墙底部,钻进那座塔,浩渺的虚空里时而静寂,时而星移斗转,那是一种宁静致远的穿越,恍惚听到了生命的呼吸,心灵的召唤。

彭涛说,在这里,他找到了心之所在,在这里,日常生活、生命证悟、山水营造与天地大化都垂手可得,这是他20多年苦苦的追寻。

或许正如彭涛所言,每个人天生就是一朵花,不论形态各异,只要按照自己的内心开放,都是最美的花。

也正如他所说,人的一生都在救赎自己,建柏涛塔,他得到了救赎,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救赎。

你或许觉得匪夷所思,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相似的自己。

或许,彭涛做了你想做而没有做的。

心无所安

昆明盘龙江边,昆明中心皇冠假日酒店(原邦克饭店)顶上,有一个盘旋而上的装置,这一艺术作品的方案是彭涛大学未毕业时的作品。

彭涛小时候在奶奶的大床下建工作室,用木头打磨成薄如蝉翼的船,还做过不对称照样高飞的风筝。

1994年,彭涛考入云南艺术学院环境艺术专业。他擅长空间艺术,开始用电脑制作3D效果图赚取第一桶金。不仅邦克饭店的外装饰方案中了标,最贵的一张效果图还卖过10万元。

大学时,彭涛已算是同学中的首富。

年少轻狂,彭涛也被裹挟进了上世纪90年代的拜金大潮中。这是他自己认为拜金而虚掷的10年——1994年到2004年。

大学毕业后,彭涛开始疯狂地做景观设计,在昆明建了工作室,接了很多工程。在人际关系中逢迎,在热闹的生活中光鲜,忙忙碌碌。

可在这种毫无章法的生活中,他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是什么呢?他无法回答自己。

于是彭涛只身去了北京,想在那里找到答案。

依旧忙碌,琐事塞满心间,时常买醉,找不到喘息的缝隙。彭涛发现,心无所安。

他再也不想做工程和设计了,他只想与过去10年决裂。回望10年,青年彭涛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只为救赎

2004年,彭涛斩断了自己的过去。“我要去寻找内心,不想有任何牵绊,这或许是一种灵魂自身的救赎吧。”

老家罗平城边8公里处有一片翠绿色的湖泊,叫羊者窝湖,湖心有座小岛,那些年,每当他很困惑时就来到湖边,面对幽深的湖水,看着小岛发呆,打坐。

“我一直热爱空间构建。我要通过我擅长的空间语言去打开一条和内心和宇宙对接的通道。”2004年10月,彭涛在罗平建起“红岸”空间——坐落在罗平县城郊外的一幢建筑。

墙面留了8个四方孔洞,屋里除了一个火煻和几个草墩,再无一物。火塘的烟雾从8个通风口飘出,彭涛于其间静思打坐。

空间选材的真实性带来的生命质感,自然光影介入后的无常微妙变幻,火塘冷暖气流活动循环的规律性……这一切,让彭涛感悟和惊喜颇多。

再后来,他建成了红岸空间平台和二号空间,发现自己对日常事物和自然物品异常着迷。

有朋友理解红岸是“红尘的彼岸”,彭涛则认为,岸在红尘之边,“我并没有与红尘隔绝。后来红岸拆了,我在九龙大道找了另一个地方,作为红岸的延续。”

对彭涛而言,对空间的执著热爱并非执迷,他觉得自己是对自然和宇宙的热爱。就在红岸静思之时,他做了一件让朋友们都有点想不通的事。“有一天,他听说那个能让内心宁静并能与之对话的羊者窝湖心小岛要被卖掉盖度假山庄,他就跟我说,他要买下来,不让人盖。”彭涛的好友田先生觉得,太疯狂了。

“不能啊,多好的地方啊,怎么能让物欲侵入。”彭涛和妻子想尽办法,最终花了30多万元,买下了那片近百亩的土地。

如今,有朋友自远方来,彭涛都会领着他们去那里,他说这是一片净土,他不会建盖任何建筑,他想把这一片纯净之地交还给自然。

建塔住心

2005年,彭涛创作了一个作品,一对被封闭在玻璃瓶里的翅膀。后来他发现,自己是多么渴望飞出去。

是的,红岸是他真正开始找寻内心方向的地方,并创作了第一阶段的作品。但他夜里频繁出现一个相似的梦境:自己游弋在一个没有边际的茫茫虚空,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和回归。抬头仰望时,时而是平静的星空,时而斗转星移,无穷变幻,短暂而绚烂。

人人都会做梦,彭涛把这个梦做成了现实。不过,他用了7年。

2007年4月,彭涛去白腊山采素馨花。翻过一片乱石丛,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他说,那一刻,他的心种已经落那了。

1个月后,县城边一幢百年盐巴仓库面临拆除,仓库墙体有约千吨皮石。彭涛想把这些石头运到那片荒芜之地为他所用。与地产商商定后,工匠完好地拆除了每块石头,运到山上。

他租下了这片杂草丛生的地,“柏涛塔”外围工程开始了。历时一年半,彭涛用这批石头垒成了外围螺旋气场空间,同年完成了平台和玻璃空间的制作。

用自己的积蓄买了羊者窝湖心岛后,启动空间核心部分——“柏涛塔”的钱没了。

彭涛做了一个“柏涛塔”模型,在朋友圈中惊为天人。

一位律师朋友赞助了他20万元,妻子贷款5万元救急。虽然想不通儿子为何要做这个庞大却毫无用处的东西,但母亲依旧倾其所有资助。

此后7年,艺术家变成工匠,搬运各种材料、手摇发动老式拖拉机头发电机、焊接钢架……正如彭涛忙碌之余涌起的感悟:“身体平静地沿着每天搬运材料和工具的台阶迟缓地一步一步爬上平台,那份纯净的欢喜又一次涌起。”

生命,已然绽放……

坐井观天

罗平白腊山上。一个塔形虚幻空间,远离闹市,藏于山野。周围用石墙垒就。这就是网上风靡一时的“柏涛塔”。对彭涛来说,这里也是“母体”,“柏”是彭涛母亲的姓氏。

彭涛称之为柏涛塔综合体的千平方米建筑空间,真是一座“毫无用处”的房子。它没有任何居住元素。反而与光波、声波、气流、宇宙、观看、静思等,在生活中并无实用价值的东西产生关联。

知名当代艺术策展人管郁达说,柏涛塔是天人合一的狂喜。独立服装设计师石头与彭涛想到一块儿:生命与宇宙不过瞬间,即使深知投入的是一场虚空,也要穷尽一生关照美的心,这或许是枷锁但其实更是人间极乐。

从建塔开始到最终完成,太多人被这个没什么用、像个半成品的建筑搞得很疑惑,建成以后,更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建了一半的房子。彭涛却很认真,他一直尊崇自己的内心在做“柏涛塔”,正如他一位朋友所说:“他是以自己的自然观和宇宙观,通过个体的体悟和行动来进行艺术实践,并与大家分享。”

2014年年底,柏涛塔历经7年时间竣工。彭涛在2015年岁末最后一天向外界宣布自己出了一本有关柏涛塔的书,书名叫“坐井观天”。他说,每个人天生就是一朵花,不论形态各异,只要按照自己的内心开放,都是最美的花。他在生命的尘埃中开了一朵叫柏涛塔的“灵魂之花”。

就这样,每天,彭涛都会在塔里“坐井观天”,静心自处,在他的好朋友们看来,这座无用之用的房子,正如彭涛生命海洋中踏上的一艘船,这艘船避免他跌落洪流、溺水而亡,带他航向远方,仰望星空。

(记者 邓建华)

更多 >>画院顾问

龙瑞 龙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

靳尚谊*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